您当前位置:首页->警务资讯->警营文化 >> 正文

父亲写的散文诗


作者: 文章来源:沈阳市公安局 更新时间:2018-07-04 15:38:00
   

  因为一起刑事案件,我已经六天没回家了。女儿每天打电话喊着爸爸快回家,老爸每天一条微信提醒我注意休息。昨天晚上嫌疑人终于落网,今天我和兄弟们可以回家好好的睡一觉了。妻子听说我今天回家,特意开车来接我,她说这样我可以在车上补个觉,回家见父母和宝贝女儿的时候不至于那么疲惫。

 

  妻子对于我三天两头搞失踪,十天八天不回家的行为早就习以为常,所以这次她也照常没有怨言。“我发现一首歌叫《父亲写的散文诗》,很好听,你边睡边听。”妻子打开播放器,音乐就在车里流淌起来。其实我本没什么心思听音乐,在所里吃住条件再好,也不及吃女儿的剩饭搂着她睡一会儿来得放松,我只想赶紧睡一觉,晚上好多陪女儿一会儿。音乐平淡,“一九八四年,庄稼还没收割完,女儿躺在我怀里睡得那么甜”,嗯,上次女儿在我怀里睡觉还是三四个月前的事;“明天我要去邻居家再借点钱,孩子吵了一天要吃饼干”,我想起小时候电视里的方便面广告,每次看我都馋的不行,可是直到我已经能随随便便地买很多很多的方便面,也从没有对父母说出那句“爸给我买碗方便面吧”,我忽然想当初如果自己稍微任性一点父母和我的关系会不会更亲近?音乐照常播放着,“几十年后我看着泪流不止,可我的父亲已经老得像一张旧报纸”,歌里唱到这句我的心有些收紧,父亲今年70岁,每天忙忙碌碌的我陪他的时间却越来越少,我总是觉得父亲还年轻,可其实他已经渐渐老了,我能陪伴他们的时间还有多少?“想一想未来,我老成了一堆旧纸钱,那时的女儿一定会美得很惊艳,有个爱她的男人要娶她回家,可想到这些我却不忍看她一眼……”唱到这句我喉头发紧,睡意全无,似乎有眼泪滑出眼角,我赶紧睁开眼睛看妻子,没想到她也正在看着我。“不用害羞,我第一次听的时候也哭了。”妻子知道我情绪内敛,怕我尴尬,她赶紧把目光从我身上收回,装作认真开车。

 

  然而我心里还是很难过。

 

  想起小时候父亲骑自行车送我去少年宫,他的涤卡衬衫被汗水浸湿紧紧地贴在脊背上的样子,这一幕仿佛就在昨天。而三十年悄然而逝,我也到了要送孩子去少年宫的年纪了,然而因为我和妻子的工作都非常忙,送女儿去兴趣班的任务最终又落到了父亲的头上。父亲年轻时为我遮风挡雨,老了又要给我的女儿一个金色的童年。

  

  从别人的故事里找到自己的故事,想着越来越老的父母和一天天长大的女儿,一路上我和妻子皆无话。回到家,开门的是父亲,他接过我手里提着的警服袋子,给我和妻子递过两双拖鞋。女儿幼儿园还没放学,老妈在厨房里忙着做饭。虽然这次只离家六天,我却忽然感觉如此漫长。父亲默默撑起熨衣板准备给我烫警服。嘴边那句“衣服已经在干洗店烫过了”被我生生咽下去,我忽然明白或许父亲给我烫好的警服里有对我的期望和叮咛,还有担心和想念。我默默地坐在父亲身后,他染黑的头发又在发根处生出白色,曾经挺直的脊背似乎也有些佝偻了。父亲一生少言寡语,印象里他对我说话最多的一次就是我入警前夜,他把我从小到大的事情全部讲一遍,末了告诉我一定要做一个好警察。也许父亲不那么优秀,但他把最好的都给我了,把所有的期望和信心都给我了。

 

  妻子牵着女儿开门回家,女儿扑向我大喊:“爸爸我想你!”我看到父亲微微回头看了看,转过身轻轻地笑了。

 

  或许一家人能时常在一起就是父母最大的愿望。但儿女们为了自己的工作和使命却不能让他们时时如愿,愿时光善待我们的父母们,我想有更多的时间陪他们一起把日子过成诗。

澳门威尼斯娱乐城 】【澳门威尼斯娱乐城】    

编辑:省公安厅张蕾